推荐商品
  •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
  •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
  •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!
  •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!
  •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
  •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
北大屠夫
  • 市场价格:27
  • 促销价格:27
  • 商品编码:527625679540
  • 商品分类:北大屠夫
  • 商品所在地:浙江 杭州
  • 商品来源:天猫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9-17 03:18:40
商品详细信息 -

北大屠夫

基本信息:
商品名称:北大屠夫开本:4
作者:陆步轩页数:
定价:38出版时间:2016-02-01
ISBN号:9787519204389 印刷时间:2016-02-01
出版社:世界图书出版公司版次:1
商品类型:图书印次:1
目录:
***章 孩提时代
少年不识愁滋味 求学生涯
第二章 回乡征程
一波三折求职路 工作历练
农村社教
分流下海
投身装饰业
第三章 爱情、婚姻、家庭
贫贱夫妻百事哀 麻将人生
后继有人
第四章 沦为屠夫
昔日北大生,***卖肉郎 卖肉的学问
眼镜肉店的由来
卖猪肉的苦与乐
第五章 “北大才子卖肉”新闻的出笼
一朝成名天下知 新闻冲击波
新闻的力量
第六章 连锁经营的泡沫
创业艰难百战多 当“干部”始末
奔小康的日子
屠夫学校诞生记
北大演讲实录
代后记 故乡,想说爱你不容易
附录一 《鲁豫有约》:北大卖肉才子陆步轩
附录二 柴静:北大卖猪肉男陆步轩的复杂人生

......

精 彩 页:
孩提时代 社会的历史,人的历史,都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丰富、厚重。
     大学毕业,就意味着失业。单位效益不佳,不久倒闭,为生计所迫,我一直在社会上闯荡,眨眼间,十几年光景,就这样翻过去了。这些年来,尽管我混生活的所在——县城韦曲(在今西安市长安区),距离我的老家——鸣犊镇高寨村,只不过咫尺之遥,坐上中巴,或骑上摩托,三四十分钟的车程即至。然而,混得不如人,蓬头垢面的,无颜见江东父老,平时很少回家。可怜老父,枯坐家中,常盼儿归,到头来,却辜负了生儿、育儿、望子成龙的一片苦心。
     我开店之初,总想躲着熟人,然而,纸包不住火,如同雪地不能埋人一样,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,久走夜路,必有撞见鬼的那***。末了,终于让乡党看见了,充当起义务宣传员的角色,在村子里奔走相告: “我看见北大学生了,混得没法子,杀猪卖肉了!” 此话终于传进老父的耳里,他再也坐不住了,蹒跚着两条腿,兀自找上门来。然而,父子相对,默默地吸烟,说不尽的凄惶。
     世间许多事,在旁观者眼里,充满了曲折离奇,绮丽无比,倘若写书或讲故事,自有引人入胜之处。
    然而置身其中,尝尝个中滋味,其酸楚与艰辛,不足与外人道哉。
     我出生在陕西省长安县(今西安市长安区,下同)东部旱塬的一个半坡半塬的村子里。旧时祖上有几亩薄田,农忙时节雇人帮工,带有“剥削,,.j生质,“社教”时被划成上中农成分,属于帮助、教育、团结的对象,根不红苗不正,与贫下中农不可同日而语也。
     我们第二生产队人均一亩田,沟沟坎坎,坡地多,平原少,缺乏灌溉条件,完全靠天吃饭,收成的好坏全凭老天爷的恩赐,在全村十个生产队中是***穷的一个。
     通常,童年的记忆是幸福美好、无忧无虑的,而童年留给我的却是贫穷、饥饿与灾难,几乎没有什么欢乐与幸福可言。
     高家寨,自然以“高”姓为主,其次是“郭”“李”“方”等,“陆”只是小姓,区区十多户人家。
    听老人讲,因’闹兵荒,我们这一姓人三代前从城北迁徙,逃难到这个背风向阳的小寨,拖儿带女的,实在走不动了,便停了下来。那时候,人少地多,遍地荒芜,开几亩坡地,就定居下来,繁衍生息,竞成了部族。
     老几辈都打牛的后半截子,祖宗缺少识文断字、耍笔杆子的,自然也没有族谱记载。从我记事起,只知道祖父辈为“恒”,父辈为“福”,我辈则从“步”,到了下辈,崇尚单字,便乱了方寸,再无“字辈”可循了。
     那年下大雪,大跃进年代的“食堂化”撂了摊子,人们还没有从三年自然灾害的阴影中走出来,嘴角还残留着草根、树皮、观音土的苦涩味儿,我便迫不及待地来到这个世上,开始食人间烟火。
     我在家中排行老二,前面有一个姐姐,大我三岁。此后八年,父母再无动静,我便是家里的老幺,常常得到大人们的偏吃另待,并未受多少委屈。
     然而,身在福中不知福,看到别人的妈妈使劲儿地“捞”小孩,幼小孤独的我,热切盼望母亲的身子快点“笨”起来,也给我捞个小弟弟,抑或是小妹妹。到了1972年,二弟出生,于是一发不可收拾,次年三弟又降临。农村的习俗是“偏大的,向碎的,中间夹个受罪的”。我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,陡然间从爷爷、奶奶的掌上明珠跌落到肩负照看两个弟弟的重担之人,这下子,重任在肩,悔之晚矣。
     1973年冬季的***,爷爷抱病在床,父母出工挣工分,姐姐上学未归,奶奶生火做饭,我抱着小弟,坐在门墩上卖眼儿,二弟在一旁玩耍。不知几时,二弟趁奶奶不注意,从灶膛里引来火种,在院中玩火取乐。童心未泯的我看着稀奇,不觉之间也凑上前去,与二弟疯玩儿在一起,怀中小弟亦被逗得“咯咯”直乐。不料,一粒火星散落在小弟的肩上,我自浑然不知。待奶奶听到小弟凄厉的哭声,颠着一双小脚从屋里赶出来时,小弟的肩头已经浓烟弥漫了。急忙脱衣、灭火,小弟的身上已然落下铜钱大小的伤疤。父母归来,我自然免不了一顿责打。
     说来奇怪,同样的地,公社化时,人们思想觉悟高,干劲也大,要多、快、好、省地建设社会主义,支援世界人民的革命斗争。人争气,地却偏偏不争气,就是不打粮食。那时候食粮紧,早晨苞谷糁子就浆水菜,中午玉米糊糊下面条,晚上没饭,***不见干粮的面,两顿权且当作三餐。时常前心贴后背,肠子造反胃作酸,偶尔打熬不过,清水炖萝卜,再撒上一把咸盐,每人盛上半碗,剩下的第二天就饭,如此就是很***的生活了。
     好久未见白米细面,借用梁山好汉鲁智深的话说:“嘴里能淡出个鸟来。”一次,难得家里打牙祭,擀上半案板白面,切成细细的短条,用铁勺倒少许菜油,放入锅膛里,待油热透,切细葱头两根,“哧啦”一声,香气四溢。我虽年幼胳膊细,却能端起大老碗,早早就占了大碗,先舀多半碗,快速搅动,“稀溜溜”地喝下,然后再满满地盛上一大碗,慢慢地享用。父亲端了一碗,夸富似的去了“老碗会”,回来再舀时,却成了少许清汤。
    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,冬战“三九”,夏战“三伏”,出大力,流大汗,要“三年实现大寨县”。社员们一颗红心跟党走,先交爱国粮,后交战备粮,到了自己,勒紧裤腰带,再过紧日子。每年秋后,村上的人都要拉着架子车,推着手推车,辗转几百里,到渭河以北的泾阳一带,以细易粗。不是农民喜食杂粮,实是腹中空虚,只能如此,才能下几把野菜,勉强糊口,混到第二年初夏大麦上场。
     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尽管艰难,终于挺过来了。到了1974年,我到了读书的年龄。那时,农村没有学前班,***谈不上幼儿园,农村娃读书晚,上学那年,我已经九岁。本以为从此可以摆脱照看弟弟的责任,万万料不到,一场灾难正在逼近,悄无声息地,事前没有一丁点儿征兆。
     农村人命苦,一年到头,总有干不完的力气活,连女人也不例外。在关中农村,过了腊月二十,家家户户都要“扫房”。将屋子里的家什搬空,扫除灰尘,端来洗衣盆,泡些许“白土”,把经过一年烟熏火燎的土墙彻底地浸墁一遍,再贴一幅年画,便有了过年的气息。
     P2-4
内容提要:
“毕业分配时的一次错位,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一步踏绽脚,步步赶不上,***终为生活所迫,逼上梁山。”因“北大才子当街卖肉”的新闻,陆步轩轰动一时。他以幽默的笔触对自己的命运做了一番回顾、体味和省思。《北大屠夫》中尽显人生的辛酸,五味杂陈,述起不识愁滋味的少年时代,历经一波三折的求职路、百事哀的婚姻家庭生活,继而为生活所迫扛起屠刀,到合作创业。从“北大才子”到“屠夫”,陆步轩到底经历了些什么?

......

作者简介:
陆步轩,就是那个北大毕业,曾经在西安街头干着张飞的营生,与樊哙、郑屠之流抢饭碗的角色。2003年7月,华商报一篇《北大才子长安街头卖肉》使之声名大噪,引发华人世界“就业观念、人才标准、社会分配”大讨论。2004年被当地政府“招安”,企望史学泰斗司马迁之项背,从此八小时之内干党的事业,八小时之外奔自己的小康。2008年5月,结识猪肉佬校友陈生,共同创办广州、上海屠夫学校。2013年4月,登上北大职业素养大讲堂,自称为北大的丑角,给母亲丢了脸、抹了黑。

相关商品
友情链接: